義大利機上做國民外交~ 上圖: 飛機上認識的朋友, 由左至右, 莎姆耶雷的哥哥, Jessie, 莎姆耶雷和表弟莫利斯. 話說2005年我和行銷經理Tasha一起出差到義大利米蘭時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我們自葡萄牙搭乘義大利航空前往義大利時, 在飛機上我的左手邊坐著Tasha, 右手邊坐著一個義大利光頭青年, 當時我身體不舒服(因為被Tasha傳染了感冒...而不自知), 加上小飛機起飛時晃得十分厲害, 還發出隆隆的噪音, 彷彿快散開了一樣, 嚇得 小額信貸我小小驚呼並緊緊的握住Tasha的手, 等飛機上空較平穩後, 坐在我身旁的義大利光頭青年問我還好嗎, 我說我還好, 只是嚇到了(此時心虛是不是剛剛很孬的叫太大聲) ...那光頭青年英文並不好, 聽不懂我的意思, 只見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台翻譯機, 先輸入義大利文, 再翻成英文: 害怕? 我說: 對,沒錯! 然後他問我, 妳從哪裡來? 我說: 台灣. 他一 烤肉臉狐疑的望著我問我台灣在哪裡? 我跟他解釋台灣說的是中文, 而台灣就在中國和日本的附近, 他笑一笑點點頭頭說知道了(也不知是真知道還是假知道), 他說他就住在米蘭, 問我去米蘭幹嘛? 我身邊一直在昏睡的又是誰? 是我的姊姊嗎? 我說我身邊的人是我的同事, 她叫做Tasha, 而我叫做Jessie, 我們去米蘭拜訪客戶, 我的職業是設計. 光頭青年瞪大他那原本就大得嚇 591人的眼睛對我說: 妳好厲害喔, 英文說的很好, 英文在學校學的嗎?(嗯,跟他那非常破的英文比起來,我的英文能力真的是非常的好) 我說: 還好啦, 英文是在學校學的加上自修(也不知他有沒有聽懂), 他自我介紹說他叫做: 莎姆耶雷(我翻譯成中文方便大家知道發音), 他們全家族一起趁假日出去玩, 現在是回程, 所以機上很多人都是他的親戚, 這時從飛機前方的座位跑來一個小男孩, 這小男孩 賣屋開心的對光頭青年莎姆耶雷機哩咕嚕的說著義大利文, 然後用義大利文又對著我基哩咕嚕的講一堆話, 好像在問我問題, 莎姆耶雷幫我翻譯, 他說: 這男孩叫做"莫利斯", 是他的表弟, 莫利斯說奶奶叫他過來問這女生是誰? 從哪裡來? 做什麼的? (真的很有趣, 他們全家對於我都很好奇) 於是莎姆耶雷就幫我跟他表弟說我是Jessie, 來自台灣, 說中文, 職業是設計, 就見這表弟又衝回座位告訴奶奶後又衝回來聽?代償畯怐犒儭? 又不時的要求莎姆耶雷翻譯給他聽, 我問莎姆耶雷說: 你是做什麼的? 為什麼你剃光頭? 難道你是做警察的? 莎姆耶雷就臉紅笑了起來, 這時我們座位背後ㄧ個人向莎姆耶雷問我在問什麼? 莎姆耶雷忍住笑之後翻譯了我的問題給大家聽, 這時不誇張, 前後左右傳來了哄堂大笑的聲音(義大利人都是笑得這樣誇張嗎?), 然後就有人邊笑邊摸莎姆ㄟ雷的光頭... 莎姆耶雷自己忍住笑, 紅著臉對我說他不是做警察的, 他是做會計的, 但 房地產是他父親是做警察的, 而且這次旅遊, 父親的警署長官也跟他們同行,就坐在我們的後面, 於是莎姆耶雷要我站起來轉過身要幫我介紹他的家人, 我ㄧ起身轉過身後, 身後的義大利人們就親切的紛紛伸出手來要和我握手, 莎姆耶雷為我ㄧ一介紹, 坐在莎姆耶雷正後方由左至右為: 莎姆耶雷的哥哥, 莎姆耶雷的父親, 和莎姆耶雷父親的長官. 我一個個握手打招呼. (這時昏睡中的Tasha也被吵鬧聲吵醒, 還喃喃的對我說: Jessie妳會不會太厲害了, 在飛機上也能做國?宜蘭民宿薔~交... =_________=lll ) 接下來應熱情的義大利人們的要求幫他們用中文寫他們的名字, 首先先幫莎姆耶雷用中文寫他的名字, 他們看到中文字就興奮的瘋掉, 又是笑, 又是叫的, 還個個驚訝的嘴張的大大的, 覺得中文字太不可思議了, 莎姆耶雷對我說: 這字好像畫圖案! 而且好難寫, 寫他的名字要花好多時間喔~ 然後驚奇的看著自己奇妙的中文名字... 莫利斯也吵著要我幫他寫中文名字, 還不時機哩咕嚕的用義大利文猛對我說話(弟弟, 我聽得懂你在說什麼才有鬼勒 , 但我還是耐 個人信貸心的對他微笑...) 我幫莫利斯寫好後他就拿著他的中文名字衝去前方向奶奶和媽媽們獻寶~(真是可愛的孩子 後來因為莫利斯ㄧ直佔住走道只為聽我們說話, 還被推著餐車的空姐罵, 但空姊一走, 那小毛頭又馬上出現在我們的位置旁, 而坐在莎姆耶雷身後的哥哥, 也一直加入我們的對話, 我才知道莎姆耶雷21歲, 哥哥28歲已婚. 說實在的那趟飛機我其實嚴重暈機, 很想吐, 但是多虧有這家人轉移我頭暈的注意力, 因此沒吐.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義大利的飛機成功的降落那一剎那,全機傳來如雷的掌聲和歡呼聲, 設計裝潢令我十分訝異也跟著所有的義大利人拍手,原來義大利的習俗就是平安降落就會全機的人拍手歡呼,真的是又熱情又有趣的民族啊! 後來下了飛機後, 他們每個人都跟我道別, 還留下了一張紀念相片(真的很高興認識他們一家人, 也讓我覺得應該去義大利街頭擺一攤幫義大利人用中文寫他們名字的攤子才對, 生意應該很好) 抵達義大利米蘭已經是晚上11點約12點, 終於抵達飯店時, 趕緊去洗個熱水澡, 站在浴室時發現整個地板都在轉, 原來是我已經在發燒了, 難怪會嚴重暈機. 下圖: 我們在義大利米蘭住的飯店. 下圖: 飯店?酒店兼職j廳.  .
創作者介紹

沙頭角

wlqwxirde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