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前,河南永城市貨車司機張高興夫婦的貨車,因超載,在河南民權縣境內的羅莊超限站被扣,被處以3萬元罰款並要求卸貨,但卸貨要求遭到張高興夫婦拒絕。
  直至本月24日,夫妻倆再度前往羅莊超限站領車,在交涉無果後,一氣之下,於當天在超限站外喝下了敵敵畏。導致張高興送醫途中死亡,其妻經搶救脫離生命危險。
  面對此事,民權縣政府已成立調查組,河南省交通運輸廳也與24日連夜派員趕赴民權參與調查。但昨日,當錢江晚報記者連線民權縣交通局時,對方卻表示對此並不知情,讓記者有問題可以問縣委宣傳部的一名郭部長。而致電後者時,對方掛斷了電話並關了機。
  貨車被扣兩月未能領回
  司機夫婦一氣之下喝了敵敵畏
  11月24日晚上,在河南頗有知名度的維權貨車司機王金伍在其實名認證微博上爆料稱,當天下午,有一對大貨車司機夫妻,因奔走兩月都未能領回被扣車輛,一氣之下在河南民權縣當初扣下他們貨車的超限站,喝下了農藥,導致丈夫張高興送醫途中死亡,其妻子侯燕仍在搶救。
  為此,記者聯繫到了已經趕到民權縣處理此事的張高興的哥哥張雷。
  據張雷說,扣車事情發生在9月27日。當時駕駛車輛的是張高興雇佣的司機李紅磊,貨車上裝載的是十多噸電煤,並且這車貨是被貼上了封條的。
  “從禹州運往永城市期間,要經過民權縣的羅莊超限站,就是在那裡,這輛車被扣了。”張雷也承認,他弟弟張高興的車子確實超載了,執法人員在當時開出了一張3萬元的罰單,並要求扣下整車貨物。
  正是要扣下整車電煤的要求,引起了張高興夫妻的不滿,“我弟弟意思是多罰點錢也就認了,但不要扣貨物,一車十多萬呢。”張雷說,就是因此,雙方一直未能協調成功。
  這一來二去的,就是兩個月過去了。為儘快領回車輛並減少損失,這兩個月里,張高興夫婦也是四處托人,找了一系列關係,才得到了可以去超限站領車的消息。
  “當時通知我弟弟說24號去領車,但一到超限站,對方又說領導不在什麼的,又拖著不肯給車。”張雷說,就當天下午2點多時,張高興夫婦一氣之下,在超限站喝下了敵敵畏……
  當時一同前去的張高興的朋友古繼偉,趕忙撥打了急救電話,民權縣人民院急救車在接診途中,張高興已沒有生命體徵,侯燕經搶救,暫時脫離生命危險。
  官方稱:4名自稱艾滋病人曾要求無條件放車
  那麼事情是否都如同張雷所說呢?
  為此,錢江晚報記者電話聯繫了民權縣交通局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對方在與其領導溝通後表示,該局並不知曉此事,有問題的話可以直接聯繫民權縣委宣傳部一名郭姓部長。
  隨後,記者撥通民權縣交通局提供的郭部長的電話,但對方掛斷後,直接關了機。截至記者發稿前,一直未能撥通其電話。
  直至昨天傍晚,民權縣發佈官方消息稱,今年9月27日,車牌為豫N77607的貨車行駛至310國道民權縣羅莊超限檢測站時,強行闖卡,被執法人員攔停後,經檢測稱重,該車貨總重為114040公斤,超限率為107%。
  被查扣後,當時的駕車司機李紅磊在超限檢測單上簽字確認並按有手印,但沒接受處理並鎖上車門自行離開。
  時隔7天后,車主張高興電話聯繫超限檢測站,要求不卸貨放車,被超限檢測站拒絕。之後,超限檢測站與張高興聯繫,要求其到超限檢測站接受處理,但張高興也一直不接受卸貨處理。
  此外,通告還稱,這期間有4名自稱艾滋病人到超限檢測站要求無條件放車,但都被執法隊員勸離。
  11月24日,張高興夫婦與古繼偉(實為現聘司機)一同到民權縣羅莊超限檢測站進行交涉,再次要求“只罰款不卸貨”。因為卸貨後所運輸的電煤的封條將會揭去,影響交貨,張高興將損失10多萬元。
  而超限檢測站嚴格要求卸貨,雙方意見未達成一致,張高興夫妻的要求沒有得到滿足,隨後在超限檢測站檢測輔道旁拿出隨身攜帶的農藥喝下。
  車主每月需還1.2萬元車貸
  被扣車的兩月來靠借錢度日
  張高興一家都是河南省永城市雙橋鎮曹溝寺村人,他的這輛大貨車已經開了兩年,當初買車時,兩口子都是借錢加貸款,才幹上了運輸這活兒。
  “買這輛車50多萬,貸款40萬。當初交的那10來萬現款,也都是借來的。”張雷說,張高興兩口子每月都需要還1.2萬元的貸款,加上其他的一些費用,每個月也就剩下三兩千塊錢過過日子。
  “車子被扣兩個月,這損失肯定是夫妻倆難以接受的。”張雷說,弟弟家裡幾乎沒什麼積蓄,此前兩個月里,張高興夫婦既沒錢還貸款,也沒錢生活,維持日子的錢都是從他那裡借的。
  張雷覺得,正是由於連拖了兩個月、高額的罰款加上民權縣超限站執法人員要求卸貨的處罰,直接導致了張高興夫婦在最後做出了這一極端行為。
  “關鍵是弟弟家裡還有個8歲的兒子,現在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辦。”張雷說,他們家人趕到了民權縣人民醫院時,張高興早已被送進了太平間,弟媳侯燕也尚在搶救,“一開始我們既見不到我弟的遺體也見不到弟媳,都被當地政府的人給攔著,直到我們強烈要求,才放我們去看了眼,繼而又被趕出來了。”
  如今,張雷就希望當地政府能儘快給個說法,“我們家屬也沒啥過分要求,但我弟弟也不能就這麼沒了吧。”
  另據瞭解,民權縣委、縣政府已成立了調查工作組,立即分頭趕赴羅莊超限檢測站開展工作,對涉及人員展開調查,對有關材料進行了取證、封存。商丘市委、市政府,河南省交通廳有關人員在民權縣委縣政府主要負責人陪同下,到醫院對救護工作提出明確要求,全力救助並做好善後安撫工作。目前,調查組正在對該事件進行詳細調查。
  (原標題:河南貨車車主夫婦不堪3萬罰款服毒自殺)
創作者介紹

沙頭角

wlqwxirde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